梓约

【神·隐】 赤黑>黄黑。黑受都吃
角色易崩,有怪莫怪!并不会写文『但我会努力哒XD!』
请多多指教!!

【赫黑】如何分辨俺赤和仆赤

Part 7.

【请问平日会对黑子索取kiss吗。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俺赤场合  【图书馆】

“黑子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可以亲你吗?”

“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。”

赤司耸了耸肩,两人继续低头看书。

“黑子。”

“嗯?”

“还记得我刚刚问了你什么问题吗?”

“ ‘我可以亲你吗?’ ”

“可以哦。”

看着嘴角含笑的赤司,意识到不对劲的黑子连忙改口

“ ‘你可以亲我吗?’ ”

“乐· 意· 至· 极·”

赤司托着腮,看着对面的人因害羞而把头埋在书堆里,满面春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仆赤场合 【放学路上】

“哲也对香草奶昔总是很执着呢”

“就像征君对汤豆腐的热爱”

“汤豆腐即正义!”

“香草奶昔即正义!”

为表示自己对香草奶昔的真爱,黑子对征十郎说“打赌吗?我可以一口气不断地吸完整杯奶昔”

“行啊,哲也赢了,我再给你买一杯,大杯的。输了奶昔就归我了”

“成交” 黑子握拳说道“大杯的奶昔君请你等着我”

“开始。”

征十郎看着黑子努力地就像一只啃葵花籽的仓鼠一样。奶昔很快只剩下一半了“哲也。我可以尝尝奶昔的味道吗”

黑子闻言也只是抬头看着征十郎,速度却减慢了。

“一点点就可以了,我想知道哲也喜欢的东西是怎么的味道。”征十郎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,加上现在有点糯糯的感觉。

然后... 黑子就神差鬼使地松开了吸管。把奶昔递了过去...

“哲也。你输了哦。奶昔归我了”顺手把黑子手中的奶昔拿走,大步流星地向前走

“征君耍赖!”才反应过来的黑子连忙跟上。

走在前面的征十郎突然转身,亲上了黑子,把自己刚刚吸的奶昔全部渡给了黑子。

“嗯。就是有点甜。不过味 道 不 错。”

猝不及防的黑子瞪大了眼睛,脸颊也染上了层红。

‘今天的奶昔真的太甜了’ 黑子哲也这样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脑补了一下帝光时期的赤黑。
噢!太萌了!
嗯... 又崩了

梗来自:
①直接宾语跟间接宾语的区别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!!

评论

热度(67)